• 養老金省級統籌再下一城 2020年全面實現幾無懸念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7-09 01:36:10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中央調劑制度做了表率,從3%上升到3.5%,就是讓地方有思想準備,逐級上調是趨勢。”

    時代周報記者 謝江珊 發自上海

    近期,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省級統籌改革有了新進展。

    7月1日,湖南省正式實施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統一參保范圍和條件、繳費比例和基數,市縣不得自行出臺養老險政策。

    這意味著湖南省企業職工的養老保險基金將逐步實行省級統收統支:統收意味著全省各項基金收入要按期全額歸集至省級財政專戶,統支則要求由省級社保經辦機構按月統一撥付全省待遇支出。

    “養老保險基金起著蓄水池的作用,用水量小的時候就把多余的水儲存起來,用水量大的時候就用儲存的水彌補供水的不足,池子越大就越不容易干涸。養老保險統籌層次決定了基金池的大小。實施省級統籌,是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發展的必然趨勢。”湖南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廳相關負責人解釋。

    此外,省級統籌乃至全國統籌不會影響參保人待遇。參保人待遇只與當地社會平均工資水平、個人工資水平及個人繳費年限掛鉤。

    實現養老金省級統籌是為實現全國統籌鋪路。今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綜合方案的通知》明確,各省必須在2020年年底前實現以基金省級統收統支為主要內容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省級統籌,為養老保險全國統籌打好基礎。“2020年年底前,全面實現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應無懸念。目前人社部已做了嚴密的工作部署,各省無退路。”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核心成員董登新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坦言。

    關鍵在統收統支

    一般認為,養老保險統籌層次越高,調配能力和抗風險能力就越強,出現養老金收支缺口的壓力就越小。國際上,養老保險全國統籌已成慣例。

    1991年,我國開始實施了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改革試點,由于城鄉差別及地區差異過大,再加上制度擴面與轉制成本的原因,選擇了縣(市)統籌模式。同一年,國務院發布《關于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決定》,明確指出:要積極創造條件,實行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由目前的市、縣統籌逐步過渡到省級統籌。這成為國家層面提出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政策的起點。

    28年過去了,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仍在路上。

    什么才是真正的養老保險省級統籌?2017年9月,人社部、財政部發布《關于進一步完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省級統籌制度的通知》,明確省級統籌標準是“統一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統一基本養老保險繳費、統一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統一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使用、實行省級基金預算、統一基本養老保險業務規程”。

    董登新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真正意義上的養老保險省級統籌關鍵在省級政府統收統支,所有參保人直接將養老保險費用上繳給省政府,與此同時,所有參保人退休金統一由省政府發放,地市縣政府不干預。

    前些年,有省份自稱“省級統籌已經實現”,但實際上只是一種調劑金式的省級統籌,即在省級政府層面建立了一個調劑金專用賬戶,并未實現真正的養老保險省級統收統支。

    據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北京、上海、天津、重慶、陜西、青海、西藏、廣東、福建等省市區已經實現養老保險省級統籌,其余省、自治區則還停留在建立省級、地市級調劑金階段。

    發達省份積極性不足

    養老保險省級統籌為何進展如此緩慢?

    在董登新看來,難點有三:一是我國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費率不統一,地區之間雇主費率差異過大,造成企業負擔苦樂不均,參保與繳費積極性不高;二是我國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繳費存在很大隨意性;三是各省養老金可支付月數及撫養比開始拉大差距,呈現兩極分化現象。

    為實現養老保險升級統籌,各項改革緊鑼密鼓。以統一養老保險費率為例,5月1日起,各省養老保險單位的繳費降至16%。“社保降費主要還是為了減輕企業負擔,產生的溢出效應,則是加快省級統籌步伐。”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執行研究員張盈華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從目前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的地區來看,養老金缺口較大的省份,實現省級統籌速度較快,比較富余的省份反而緩慢一些。

    比如青海,早在1998年就提出各地以州、地、市為單位統一繳費比例,2003年又規定養老保險費收入直接繳存省級國庫,至2005年已全面實現省級統籌。反觀養老金收支總體較為富裕的廣東,內部養老金結余并不均衡,2017年上半年,97.3%的基金累計結余在珠三角地區,粵東粵西粵北僅占2.7%。直至2017年7月1日,廣東方啟動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

    “落后省份希望盡快實現全國統籌,以此為地方財政減壓;相反,發達省份基金結余多,實現全國統籌的積極性不足。”董登新坦言。而張盈華指出,對于養老保險基金盈余省份來說,統收統支的推進力度需要更大一些,因為這意味著將原來各地市征繳的養老保險資金改由省級管理,無論在養老保險費征收上還是在養老保險基金歸集上,都需要加大力度推進。

    中央調劑比例將逐步加大

    按計劃,2020年要全面實現省級統籌,為養老保險全國統籌打好基礎。2019年已經過半,任務能否如期完成?

    多位專家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均表示樂觀。“第一,今年降低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降幅非常明顯,同時,中央也調整了基本養老保險的費基上下限,這些降負措施有助于征收養老保險費;第二,現在中央定了時間表,那就必須要完成。”張盈華總結道。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讓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邁出關鍵一步,同時倒逼省級統籌改革,自2018年7月1日起,我國開始實施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即各省、市、自治區分別拿出一部分資金形成一個資金池,全國調劑使用,養老負擔重、基金缺口難以彌合的省份可以獲得補充和支持。

    中央調劑基金由各省份養老保險基金上解的資金構成。按照各省份職工平均工資的90%和在職應參保人數作為計算上解額的基數,上解比例從3%起步,逐步提高。2019年,養老保險基金的中央調劑比例已經提高至3.5%。

    “中央調劑制度做了表率,從3%上升到3.5%,就是讓地方有思想準備,逐級上調是趨勢。”為了盡快實現省級統籌,加快邁向全國統籌的步伐,張盈華建議,下一步應繼續加大養老保險基金的中央調劑比例。

    目前,多地也已明確了推進養老金省級統籌的時間表。寧夏提出在今年9月30日前完成,山西、吉林、河北、甘肅、海南、江西、遼寧、新疆等省份則將時間確定到2020年。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7月1日,國家衛健委發布《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化藥及生物制品)》,共包含磷酸肌酸鈉、丹參川芎嗪等20個品種。

“中央層面更加關注城市房地產與經濟增長的匹配性,因此三四線城市的反彈管控會更加嚴格,二線城市則可能會有一定程度的放松。”

根據財政部數據,1—5月財政收入增速大幅下滑,反映前一輪減稅降費效果正在顯現,“面對經濟下行壓力,伴隨新一輪降費措施落地,財政政策將進一步發揮逆周期調節作用。”

6月以來,中央部委密集分赴各地調研,既有國家發改委對高質量發展、上半年經濟形勢、東北振興、制造業投資、民間投資的專題調研,也有工信部對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工業互聯網的調研。

7月1日,央行發布公告稱,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購到期、政府債券發行繳款等因素的影響,今日不開展逆回購操作。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凤凰平台普通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