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000億紓困資金進與退 馳援民營上市公司進入下半場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7-09 01:39:51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6月以來,網宿科技、跨境通、康欣新材等多家上市公司相繼發布控制權轉讓公告,國資入股民營上市公司的案例再度增多。

    時代周報記者 陳澤秀 發自北京

    發端于去年10月的國資紓困民營上市公司行動進入第二季。

    6月以來,網宿科技、跨境通、康欣新材等多家上市公司相繼發布控制權轉讓公告,國資入股民營上市公司的案例再度增多。據媒體統計,近一個月里,至少有約15家上市公司發布控制權變更提示性公告,其中9家上市公司的接盤方是國資。

    硬幣的另一方面,則是部分紓困資金開始謀劃退出。7月1日,湖南生豬產業鏈公司唐人神發布公告稱,公司股東湖南資管計劃下半年以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唐人神1600多萬股,被市場稱作“A股紓困資金退出第一單”。

    唐人神董秘辦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湖南資管出于自身原因需要減持,但減持之后,仍是公司大股東,本質上沒有變化。

    地方國資占比最大

    2018年5?10月,滬深兩市震蕩下挫,上市公司資金面持續承壓,民營上市公司控股股東的股票質押風險開始顯現。

    為了降低上市公司股票質押風險,去年10月,深圳市政府成立了專項小組,安排數百億元專項資金,開啟國資紓困上市公司的先河。此后,浙江、江西、河北、海南等多地跟進,成立專項基金紓困上市公司。證券公司、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也參與到紓困行動當中。

    與去年側重于化解股權質押風險不同,此輪國資入股上市公司的目的,更多聚焦在上市公司本身發展及地方產業整合。

    以網宿科技為例,該公司發布公告稱,6月6日,公司持股 5%以上股東陳寶珍、劉成彥與廣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廣投集團”)簽署了《股份轉讓框架協議》。交易完成后,廣投集團將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有助于優化公司股東結構;推進公司在廣西區內、粵港澳大灣區和“一帶一路”(東盟地區)的業務開拓。同時,公司管理團隊將保持穩定,仍將保持獨立的文化、愿景及價值觀。

    與網宿科技類似,跨境通也發布公告稱,6月6日,實際控制人與瀘州老窖集團旗下的四川金舵投資簽署了《股份轉讓及表決權委托框架協議》,可能導致公司控制權發生變更。交易完成后,四川金舵投資將充分發揮平臺優勢,對上市公司發展給予全面支持,進一步提升上市公司融資能力和市場影響力,實現做大做強上市公司的目的。同時,不干預上市公司日常經營管理,保障經營管理團隊的穩定性和獨立性。

    此外,康欣新材、恒通科技等上市公司也于近期發布控制權轉讓公告,均強調,股權轉讓將提升上市公司股東實力和公司知名度,為推動上市公司產業深化發展與轉型升級,增強上市公司持續經營能力及盈利能力奠定良好的基礎。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認為,本輪國資收購民營上市公司升溫有多種原因,一方面,5月份市場再次出現調整,很多公司股價下跌,股權質押風險再次提升;另一方面,一些業績比較好的民營企業,希望通過國資收購的方式來優化公司治理結構。

    深交所綜合研究所4月19日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股票質押回購風險分析報告》(下稱《報告》)顯示,各類主體投入的紓困資金合計約5000億元。其中,地方政府成立紓困資金占比最大,合計約2900億元。

    楊德龍認為,當前各類紓困資金約5000億元,對緩解股權質押風險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避免了股權質押風險的集中爆發,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落地難題

    盡管紓困資金已初具成效,但高比例質押控股股東的信用風險仍然相對突出。Wind數據顯示,當前A股的股權質押市場呈現穩定態勢,但大股東質押股數占其所持股份的比例呈上升趨勢,已從年初的6.54%攀升至7.2%。

    同時,紓困資金的落地并非一帆風順。

    市場普遍認為,救急不救窮是紓困資金選擇標的一般性原則。以深圳為例,獲得國資馳援的企業需滿足三個條件:在深圳登記注冊的實體經濟領域優質A股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應生產經營狀況良好,具有較好發展前景;實際控制人無重大違法違規和重大失信記錄。但實際操作中,存在項目標篩選、各方目標不一致等困難。

    去年6月,深圳聯建光電股價跌幅較大,存在平倉風險,為了優化公司股權治理結構,其控股股東與廣東南方新視界傳媒科技有限公司簽署《股份轉讓意向書》。但歷時一年,交易方案最終擱淺。聯建光電今年6月21日發布公告稱,由于公司戰略調整、擬收購方內部人員調整等原因,各方在后續具體事項上未能達成一致。

    不過,聯建光電控股股東仍表示,其將以開放心態引進投資人成為控股股東或主要股東,引進戰略投資者后,一方面能在現有的融資環境下給公司帶來一定的現金流支持;另一方面能化解大股東平倉風險。

    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截至7月7日,獲馳援的上市公司共有255家,其中149家公司的紓困項目已完成,49家已簽署協議,3家停止實施,其余公司處于達成意向或正在實施狀態。

    “由于社會資金募集難、參與意愿不足,項目標的篩選難、金融機構與地方政府目標不一致,資金進入退出難、收益補償機制不完善等原因,部分紓困項目面臨落地難的問題。”前述深交所發布的《報告》指出。

    中國黃金集團首席經濟學家萬喆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一些企業整體的基本面不錯,只是受去杠桿等大環境的影響,產生了暫時性的資金問題,這種情況下,紓困資金進入后,能夠緩解企業的流動性問題,保持正常運營。但是實際操作中,如何判斷一家企業是否只是暫時的流動困難,如何評估其運營狀況是否良好,存在一定困難。楊德龍也認為,有些上市公司本身質量不佳,很容易造成部分紓困資金難以落地。

    并非長久之計

    去年12月8日,唐人神與湖南資管共同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湖南資管以3.11億元的價格戰略入股唐人神,成為其第三大股東。公告稱,所得款項優先用于償還銀行貸款,解除質押的股票。但湖南資管持有唐人神股票僅半年多時間,就計劃于今年下半年通過集中競價或大宗交易的方式減持唐人神股票。

    時代周報記者致電唐人神董秘辦人士,對方表示,湖南資管出于自身原因需要減持,但減持之后,仍是公司大股東,本質上沒有變化。另據媒體報道,接近湖南資管人士表示,湖南資管此前多項投資紓困疊加成本不低,有資金回籠需求。

    受非洲豬瘟等因素影響,今年“豬價股”整體走勢強勁。入股半年,湖南資管持股浮盈已近5億元。也有分析認為,湖南資管此時減持對市場的沖擊相對小,而國資自身也有保值增值的需要。

    作為湖南省政府金控平臺湖南財信金控旗下的資產管理公司,湖南資管從去年四季度開始,積極開展紓困行動,先后與楚天科技、克明面業、亞光科技、湘油泵、金杯電工等10余家公司或其大股東簽署合作協議,累計投入金額30多億元。

    “紓困資金退出符合市場規律。”對外經貿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蘇培科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國有資本有一定的特殊性,相關的投資可能涉及追責。而紓困資金屬于救急資金,“如果有些企業沒有救起來,國資即便選擇撤離,也在情理之中”。

    楊德龍分析,紓困資金的退出,由資金方來決定,最好是等到市場行情好轉、公司股價回升之后再退出。總之,退出時要綜合考慮當時的市場狀況、公司股價情況等多重因素。

    事實上,紓困資金可解一時之困,卻非長久之計。多位專家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國資馳援只能紓解上市民企短時期的質押和流動性風險,要徹底解除危機,還得依靠企業恢復自我造血能力,以及整個股市的穩定和上行。

    蘇培科表示,從大的政策環境看,要對民營企業進行適當松綁,保證民企的資金流動性。“靠別人接濟過日子,肯定活不下去,必須靠自我恢復能力。”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7月1日,國家衛健委發布《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合理用藥藥品目錄(化藥及生物制品)》,共包含磷酸肌酸鈉、丹參川芎嗪等20個品種。

“中央層面更加關注城市房地產與經濟增長的匹配性,因此三四線城市的反彈管控會更加嚴格,二線城市則可能會有一定程度的放松。”

根據財政部數據,1—5月財政收入增速大幅下滑,反映前一輪減稅降費效果正在顯現,“面對經濟下行壓力,伴隨新一輪降費措施落地,財政政策將進一步發揮逆周期調節作用。”

6月以來,中央部委密集分赴各地調研,既有國家發改委對高質量發展、上半年經濟形勢、東北振興、制造業投資、民間投資的專題調研,也有工信部對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工業互聯網的調研。

7月1日,央行發布公告稱,目前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處于較高水平,可吸收央行逆回購到期、政府債券發行繳款等因素的影響,今日不開展逆回購操作。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凤凰平台普通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