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創板開鑼在即 市場化定價迎大考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9-07-16 01:43:20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最關鍵還是要看上市以后的市場表現,是否能夠形成一個有效的、高質量的市場,更艱巨的任務在后面。”上交所原首席經濟學家胡汝銀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時代周報記者 黃嘉祥 發自深圳

    歷時259天,作為中國資本市場改革的重要突破口,科創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從概念走向落地。

    7月5日,上交所正式宣布,科創板首批公司上市的條件已基本具備,時機已經成熟,將于7月22日舉行科創板首批公司的上市儀式。這距離2018年11月5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海宣布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剛好是8個月的時間。

    新的游戲規則下,科創板闖過制度建設的各道難關,相關政策和配套細則相繼落地,涉及上市標準、定價機制、配售機制、漲跌幅限制、信息披露、退市監管等方面,逐漸構筑起一套全新的“科創板+注冊制”規則體系。

    另一邊廂,各路企業紛紛搶灘申報科創板,截至目前,共計148家企業提交申請,涵蓋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生物醫藥、節能環保六大領域,其中31家已通過上交所受理、問詢、上市委審核,25家通過證監會注冊,成為科創板首批公司,并迅速完成市場化定價,開啟扎堆申購。

    這也是時隔7年,國內IPO市場再度嘗試市場化定價,打破了以往核準制下“市盈率不過23倍”的限制,高市盈率、高股價、高募集資金額“三高”和“超募”現象再現并引發市場熱議。在業內看來,科創板初期并不排除可能出現暴漲暴跌、風險高等情況,而市場化改革之下,市場的問題應由市場解決,這一切尚待市場檢驗。

    “最關鍵還是要看上市以后的市場表現,是否能夠形成一個有效的、高質量的市場,更艱巨的任務在后面。”上交所原首席經濟學家胡汝銀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科創板及注冊制的推進,還將面臨著各種風險和挑戰。科創板被視為注冊制的試驗田,未來如何確保科創板的供需平衡和流動性?如何進一步完善信息披露和投資者保護等相關配套制度?監管層又如何平衡好注冊制與把握上市公司質量?考驗依舊在前方。

    “希望各方對科創板多一份理解和包容,保持熱情和理性冷靜,共同應對可能出現的各種問題,共同遵循資本市場的規律,共同建設好科創板。”中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曾在科創板開板儀式上如是表示。

    18BG-01.jpg

    18BG-02.jpg

    定價掣肘

    隨著科創板鳴鑼開市在即,首批上市公司的市場化定價也迎來大考。

    回溯我國新股定價制度,歷經多次變動,始終圍繞著市場化詢價和監管控制左右搖擺。

    2009年6月,為配合創業板推出,證監會曾階段性嘗試過IPO市場化定價,不過帶來了“三高”和“超募”效應,“破發潮”接踵而至。2012年暫停IPO、2014年重啟IPO之后,監管層選擇借助行政之手,證監會開始實施窗口指導,限定IPO發行的23倍市盈率紅線,并一直沿用至今,導致市場機制發生扭曲。

    以科創板為契機,監管層意圖重新構建IPO市場化的詢價定價機制。簡而言之,在詢價過程中,先由發行人和主承銷商提出賣價參考,詢價對象提出買家回應,最終確定發行價格。這既考驗著機構投資者的水平,更考驗監管層的定力。

    值得關注的是,科創板在詢價、配售和交易三大環節對IPO定價進行約束。在詢價環節,詢價對象向機構傾斜及定價受詢價“4數”限制;在配售環節,網下比例提升并引入戰略配售與綠鞋機制;在交易環節,允許融券做空并取消上市首日漲跌幅限制。

    7月10日,科創板首批25家公司發行價落定,平均市盈率超過49倍,21家高于行業估值;共募資370億元,其中共有21家超募。

    在業內看來,市場化定價機制下,“三高”和“超募”實際上是個偽命題。前券商資深保薦代表人王驥躍認為,科創板改革理念是市場化、法治化,價格形成是市場化的重要體現,只要是市場機制形成的價格、只要遵守了相關規則要求,這個價格就是合理的;至于這個價格是高了還是低了,應該也由市場來檢驗和判斷。

    “破發潮是市場化的必經之路,不經歷新股破發潮,是不可能實現新股發行市場化目標的,不能一哭就哄一跌就怕。”王驥躍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科創板發行市盈率出現破百,考驗監管定力的時候到了。

    胡汝銀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定價是科創板目前面臨的難點、短板和痛點所在。科創板最終的改革是要超越現有的主板、中小板和創業板,實現從0到1的過程,這是很難的。而借鑒已有上市公司的定價就是短板所在,加上增量改革處于初期,出現“三高”和“超募”現象的背后,則是供求不均衡。

    王驥躍也認為,市場化定價會出現當前的結果,主要原因是投資者預期較為樂觀,以及初期新股供不應求。

    在供不應求的背景下,新股申購倍數動輒上千倍。時代周報記者發現,天宜上佳、中微公司、福光股份等公司的網上有效申購倍數均超2000倍。

    截至7月14日晚間,25家科創板首批公司網上申購中簽率全部出爐,平均每家網上申購有效戶數約為304.032萬戶,中簽率平均值為0.05916%。

    一家參與科創板新股申購的私募基金相關負責人陳益(化名)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粗略來看,科創板的公司質地、估值情況都較為一般,實際上不具備像主板打新那樣具有很確定的高預期收益率,而科創板作為未來幾年國家資本市場最重要的戰略抓手,初期上市的新股可能會因為一定的稀缺性和新鮮感而帶來溢價,打新有一定的收益。

    “隨著發行數量的累積增多,供需關系逆轉,市場情緒趨于理性,靠后的新股上市后實際上面臨明顯的破發風險。”陳益認為,既然是注冊制,那么即使出現破發也屬于正常的市場現象,短期的投機炒作和長期的投資價值實際并不矛盾,都是市場的組成部分,因此科創板早期會出現一定的投機熱潮,而后可能出現新股破發和泡沫破裂期,市場終究會回歸理性。

    在申購火熱之下,也有部分投資者選擇觀望。北京格雷資產總經理張可興原本也計劃參與科創板打新,不過考慮到打新的收益率具有不確定性,就沒有再參與其中。

    張可興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從A股市場近3年的表現來看,僅有10%—20%藍籌股的股價持續上漲,換而言之,只有真正有業績支撐的股票,才能得到市場的青睞,總而言之,科創板“破發”的概率是存在的,而且還不小,需要謹慎對待。

    事實上,在宣布科創板開板的6月13日,易會滿也曾表示,在實行市場化定價后,與現有IPO的定價機制有本質區別,企業高估值發行的現象可能會增多;開板初期供求不平衡,加之新的交易機制需要適應,不排除有炒作和漲跌幅較大的情形;科創企業由于具有迭代快、不確定性高等特點,需要投資者理性研判,更加關注信息披露等。

    試驗注冊制

    在重啟IPO市場化定價的背后,正是科創板試點注冊制的一場試驗。

    作為增量改革的重要板塊,科創板自誕生以來便與注冊制綁定在一起,并肩負著重要使命。易會滿表示:“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的兩項重要使命,一是支持有發展潛力、市場認可度高的科創企業發展壯大;二是發揮改革試驗田的作用,并及時總結評估,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

    試點注冊制下,市場和監管生態面臨重塑。發行上市的審核權由證監會轉移至上交所,而證監會則負責發行注冊。

    “這是中國資本市場歷史上速度最快、實踐質量最高的一次制度改革和創新,帶來了資本市場的新氣象,從審核角度來講,讓科創板真正變成一個專業的陽光板和透明板,任何人都沒有什么尋租的空間。”胡汝銀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如何平衡好注冊制與把握上市公司質量,是科創板面臨的一大挑戰。

    此前,市場曾對相關申報科創板企業的信息披露和真實性提出質疑。6月19日,有自媒體發布文章稱,華興源創將收入占比只有0.2%的半導體描述成公司主營業務,“涉嫌嚴重欺騙”。同時,也有媒體發布調查報道稱,安翰科技涉嫌過度包裝、欺詐發行。

    對于安翰科技的質疑,上交所則表示,已關注到該質疑性報道,將督促發行人及保薦機構以審核問詢回復、專項核查等方式回應媒體關切。“注冊制下的科創板,就是要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包括證據充分、材料扎實、言之有理的社會監督。”

    7月8日晚間,木瓜移動主動撤回發行上市申請,成為科創板終止審核第一股。從上交所兩輪問詢的重點來看,公司在核心技術先進性、業務模式、持續經營能力和信息披露方面存在四大疑點。上交所表示,撤回發行上市申請,是申報企業的自主判斷和正常行為,但信息披露文件應當真實、準確、完整的法律責任并不因為終止審核而減免。

    王驥躍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真實性是監管必須要守住的紅線,但是不可避免會有漏網之魚,嚴防死守只會傷及無辜,需要加大事后懲戒力度,而不能全指望嚴防死守。

    回溯科創板試點注冊制這8個多月的歷程,王驥躍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從審核到發行,證監會很少行政干涉,幾乎沒有窗口指導。但在注冊環節還是有些意外,證監會和上交所的審核對接看上去不那么順暢。目前市場對發行環節也有不同聲音,未來上市環節可能也會有些壓力。

    “當前關于科創板、注冊制存在一些爭議,但這并不妨礙科創板、注冊制的順利推行。注冊制并非是單兵突進的制度,而是需要在實踐中逐步完善相關配套制度,這樣注冊制只有在完善的配置制度下運行,其內涵和功能才能得到充分體現。”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潘向東認為,目前我國注冊制才處于起步階段,快速發行上市之后,科創板的流動性問題、退市機制、信息披露和投資者保護制度、轉板制度等仍待進一步完善,同時需要加強媒體監督,明確中介機構職責;優化投資者結構,推動科創板理性投資等。

    胡汝銀則希望,監管層今后不要對科創板的發行節奏、發行過程進行窗口指導,真正貫徹科創板改革的基本要求和基本邏輯,發揮資本市場價值發現和市場配置資源的功能。

    “改革不可能立刻見效,需要時間來驗證。”王驥躍對時代周報記者說,最大的建議就是一定要堅定改革方向,不要被一時的市場行為沖擊,又走回頭路。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6月28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G20大阪峰會上宣布,中國將進一步開放市場,新設6個自由貿易試驗區,增設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新片區,加快探索建設海南自由貿易港進程。

國家統計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國經濟“成績單”。據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GDP)達到45.09萬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3%。

GCOA也指出,當下只有15%的企業會為老年經濟制定相關的發展策略,未來與老人有關的產業還有很大的開拓空間。

今年上半年,一線城市土地出讓金總額為2496億元,同比增長36%;二線城市土地出讓金為12561億元,同比增長26%;三四線城市土地出讓金為7433億元,同比減少3%。

7月1日,由國務院頒布的《政府投資條例》(下稱《條例》)正式實施;也是在同一天,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依法依規加強PPP項目投資和建設管理的通知》 。

“宏顏獲水”后,百度再度引發爭議。

杭州再奪地方土地出讓金收入全國第一名,中原地產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杭州土地出讓收入1444.5億元,是第二名武漢的1.5倍。

“中央調劑制度做了表率,從3%上升到3.5%,就是讓地方有思想準備,逐級上調是趨勢。”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凤凰平台普通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