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經濟組織里的中國首席經濟學家群像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7-16 01:51:06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在李稻葵看來,中國經濟崛起必須探討大國發展戰略,必須以大國姿態,從經濟改革、經濟發展戰略、國際化等各個角度進行各種戰略選擇。

    時代周報記者 謝江珊 發自上海

    7月1日,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New Development Bank,以下簡稱NDB)迎來了第一任首席經濟學家:清華大學經濟學教授李稻葵。

    NDB官網消息稱:李稻葵將在NDB整體業務中發揮領導作用,負責從全球角度對金磚銀行成員國的經濟、金融、基礎設施和發展進行研究和分析。

    時代周報記者從清華大學經濟學研究所處了解到,在任期內,李稻葵將全職為NDB工作。一位清華大學內部接近李稻葵的人士也向時代周報記者確認了這一消息:“NDB首席經濟學家的任期一般來說是兩到三年,但隨時都有可能變化。今后他將常駐上海,清華這邊的工作會暫停。”

    在國際經濟類組織機構中,這不是中國人第一次擔任首席:1996年,胡祖六出任世界經濟論壇首席經濟學家;2008年,林毅夫被正式任命為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他們出類拔萃。本身勤奮好學,具備中外名校的教育背景,再加上輾轉世界各地的工作履歷、全球化的視野,這批人的學識范圍廣闊,不僅僅拘泥于經濟和金融學領域。”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產業部副主任、研究員卞永祖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如此總結這三位中國首席的共同特點。

    “我們要跟世界對話”

    6月26日上午,歷時22個月后,坐落在上海浦東世博園區的NDB總部大樓實現主體結構封頂。雖然大樓尚未完工,但作為全球首個總部落戶上海的國際組織,NDB已在上海運營近4年。

    NDB是首個由金磚國家(中國、巴西、俄羅斯、印度、南非)共同出資創辦的國際開發金融機構。創建目的,是為金磚國家及其他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可持續發展項目動員資源。2015年7月21日,新開發銀行正式運營。來自印度的瓦曼卡馬特被任命為首任銀行行長。

    NDB表示,任命李稻葵為該行第一任首席經濟學家,是基于其積極參加金磚五國經濟事務研究的背景。

    自2004年以來,作為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CCWE)主任,李稻葵負責承辦籌備每年的金磚國家經濟智囊團研究會議。CCWE還與金磚國家有關學術機構共同發起成立了金磚國家經濟智庫,實行開放式邀請制,涵蓋了金磚國家相關研究領域的知名學者。

    李稻葵肩負多重身份,除CCWE主任,還擔任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弗里曼講席教授、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等。

    作為政府決策層的建言者之一,李稻葵敢言。

    在個稅修正案征集公眾意見時,李稻葵直言“個稅設計簡陋,累進率高達北歐水平,沒有社會基礎”。他還提出,應允許地方政府以保障性住房作抵押發債融資、燃油稅改革設專項基金等。

    在學術領域,李稻葵一直致力于將中國經濟改革發展的實踐升華成理論。在堅持國際學術標準的前提下,他強調:“我們要跟世界對話。”

    在其發表的專著中,突出的主題只有一個—大國發展戰略。2007年至今,李稻葵先后出版《大國發展戰略:探尋中國經濟崛起之路》、《逼出來的大國崛起:我們面對金融危機的選擇》和《中國方案1.0》等。

    在李稻葵看來,中國經濟崛起必須探討大國發展戰略,必須以大國姿態,從經濟改革、經濟發展戰略、國際化等各個角度進行各種戰略選擇,“如果依然停留在傳統的比較優勢戰略上,中國的發展將會受到極大的限制,甚至走彎路”。

    “這是一個很特別的、以中國的實際情況為出發點的研究學者。”李稻葵的同事曾這樣描述他。

    50后林毅夫創紀錄

    回看胡祖六、林毅夫、李稻葵的履歷會發現,他們均接受過美國正統經濟學的洗禮:林毅夫留學芝加哥大學,師從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舒爾茨,學習農業經濟;清華力學系畢業的胡祖六半路出家,在哈佛大學拿到經濟學博士學位;李稻葵和胡祖六同在1986級哈佛經濟系博士班。李稻葵的導師是艾里克·?馬斯金,“他主攻的機制設計,對研究中國現實很有借鑒。”李稻葵后來回憶道。

    有意思的是,三位在美國接受了西方經濟學照拂的學者,學成后選擇的道路并不相同。

    1987年,林毅夫帶著整整30箱資料回國,進入著名的“9號院”、國務院農村發展改革研究中心。1994年,他與易綱、海聞、張維迎等籌建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2001年10月,在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的推動下,首屆中國經濟學家年會在北京大學召開,成為中國經濟學史上一個重要的里程碑。2008年6月,56歲的林毅夫就任世界銀行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這一任職同時創造了兩個紀錄—世行歷史上首位來自發展中國家的首席經濟學家、首位在世界性金融機構擔任要職的中國人。

    在任期間,林毅夫做了兩件事:一是應對全球突如其來的經濟危機,判斷其性質、原因、走向,為世界銀行和其他發展中國家政策制定提供參考、依據;二是提出新結構經濟學,為發展經濟學界的研究和發展中國家以及國際發展機構的政策制定指出新的方向。

    2012年6月,林毅夫期滿卸任。世界銀行給他的評價是:任職的四年中,加快了中國和世界銀行、各國政府的進一步溝通,特別是在制度創新方面有獨立的貢獻。

    卸任后的林毅夫返回北京大學,目前任北京大學新結構經濟學研究院院長,同時還是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南南合作發展學院院長。

    林毅夫的一些觀點,至今仍適用。比如他一直主張市場取向的改革,認為只有實行市場經濟,理順市場價格體系,形成比較充分的市場競爭環境和信息指標體系,才能為國有企業改革創造良好的外部條件,“改革和發展中的許多問題都根源于國有企業缺乏自生能力”。

    “我是按我對問題的分析和研究而提出看法的獨立學者,”面對外界的種種爭論,林毅夫強調自己的立場從未變過,談問題就談問題,該批判時批判,但“不會為批判而批判”。

    “經濟學就是入世的”

    60后胡祖六和李稻葵在畢業后選擇海外發展。

    1991年,胡祖六博士畢業,選擇任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一干5年。其間,他參與了IMF和新加坡政府的經濟磋商、收支危機的印度援助項目、IMF和世界銀行兩家機構與中國政府的宏觀經濟磋商等項目,業務能力與人脈快速提高。

    1996年,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主席克勞斯·施瓦布請哈佛國際研究中心教授杰弗里??·薩克斯推薦一位“既有較強分析能力又有國際經濟實際經驗的經濟學家”,薩克斯推薦了胡祖六,33歲的胡祖六就這樣成為世界經濟論壇首席經濟學家和研究部主管。

    任職首席經濟學家期間,胡祖六和薩克斯一起推出了在全球產生較大影響力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該報告采用大量數據分析比較,首次采用實證研究模型,詳細解讀了中國經濟奇跡背后的宏觀經濟措施、財政稅收體制改革、外匯制度改革。

    但胡祖六認為這份工作太過清閑和安逸,僅一年之后便選擇離開,加盟高盛集團任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從此開始了長達13年的高盛生涯。其時,高盛在中國大陸仍然寂寂無聞。胡祖六在任期間的重任之一,就是幫助高盛開發中國資本市場。2004年12月,高盛獲中國證監會批準,與北京高華證券有限責任公司共同成立高盛高華證券有限責任公司,開展A股業務。至此,高盛在中國企業海外上市及其他方式融資的大潮中出盡風頭,中國石油、中國網通、中國石化、中國銀行……幾乎所有國字頭的大國企都成為高盛的座上賓。曾與胡祖六在高盛共事的同事曾說,高盛從來都不突出個人文化,而強調團隊意識,但作為投行部的高管,胡祖六在其間的作用顯然不容忽視。

    不同于幕僚型的經濟學家,胡祖六長期活躍在全球金融市場,他曾說:“經濟學就是入世的。”2010年3月16日,47歲的胡祖六從高盛退休,成立春華基金,目前任春華資本集團主席。經濟學家、投資銀行家、企業家,胡祖六走遍官、產、學三界。“一個經濟學家,可以在大學、研究所、政府,或是金融機構很多不同的平臺工作,但不論在哪個地方,作為專業人士,我相信自己的技能、知識和經驗,是中國非常非常需要的,我都能夠為國家服務。”胡祖六如此自述。

    雖然不是幕僚型的經濟學家,但胡祖六所倡導的經濟變革方向,與中國改革方向契合。

    早在2003年,胡祖六就提出,不應把實行浮動匯率制和人民幣在資本項目下開放兩個問題混為一談,人民幣匯率放開,依然可以對資本項目實行必要的管制。2004年年底,胡祖六表示,匯率制度改革條件已經成熟。2005年7月21日,中國人民幣匯率改革啟動。多年來,胡祖六也一直主張資本賬戶開放。他認為,資本賬戶開放可以消除很多經濟上的不平衡,并且不會造成金融危機。金融危機和開放無關,只和政府的不當政策有關。

    和胡祖六相比,李稻葵長期活躍在學界。

    1992年,從哈佛畢業的李稻葵任職密西根大學。5年后赴斯坦福大學,擔任胡佛研究所國家研究員,從事中國經濟改革的制度變遷研究。1999年,李稻葵任教香港科技大學。2004年,李稻葵再次回到清華大學,并于當年9月創立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

    “中國內地是個完整的經濟政治主體,而且是個影響日益巨大的經濟政治體,這一點其他各國都無法比。在這里進行的社會科學研究有可能成為世界學術圈的主流話題,更有可能是學術的領跑者。換句話說,勢在中國!”李稻葵說,回國后,自己最想做兩件事情:一是讓中國經濟學的教學和科研現代化;二是用更加國際化的視角研究中國的經濟改革和發展,用現代經濟學的方法研究中國重要的政策和戰略問題。

    如今,NDB首席經濟學家一職給了李稻葵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截至6月底,新開發銀行已在五個成員國批準了貸款承諾總額約為100億美元的37個項目,涵蓋清潔能源、交通、基礎設施、環境保護等領域。除了美元,新開發銀行也正在為中國的項目單位提供人民幣貸款,未來有望推至其他成員國。

    “我們要跟世界對話。”李稻葵的這句話言猶在耳。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6月28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G20大阪峰會上宣布,中國將進一步開放市場,新設6個自由貿易試驗區,增設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新片區,加快探索建設海南自由貿易港進程。

今年上半年,一線城市土地出讓金總額為2496億元,同比增長36%;二線城市土地出讓金為12561億元,同比增長26%;三四線城市土地出讓金為7433億元,同比減少3%。

“中央調劑制度做了表率,從3%上升到3.5%,就是讓地方有思想準備,逐級上調是趨勢。”

7月1日,由國務院頒布的《政府投資條例》(下稱《條例》)正式實施;也是在同一天,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依法依規加強PPP項目投資和建設管理的通知》 。

杭州再奪地方土地出讓金收入全國第一名,中原地產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杭州土地出讓收入1444.5億元,是第二名武漢的1.5倍。

6月以來,網宿科技、跨境通、康欣新材等多家上市公司相繼發布控制權轉讓公告,國資入股民營上市公司的案例再度增多。

GCOA也指出,當下只有15%的企業會為老年經濟制定相關的發展策略,未來與老人有關的產業還有很大的開拓空間。

據Wind統計的數據,今年上半年違約的96只債券中,民企違約數量為89家,違約金額為488.464億元,違約率占比高達92.7%,同比增長242.31%;高于2018年全年民企違約率占比84.57%。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凤凰平台普通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