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央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人民幣匯率通過了“破7”的壓力測試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8-06 02:33:25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人民幣匯率通過了“破7”的壓力測試,仍然保持基本穩定,說明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估值越來越趨于理性。隨著我國經濟轉型升級,人民幣匯率也會離所謂的“浮動恐懼”越來越遠。

    時代周報記者 謝江珊 發自上海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為何首次“破7”?對普通企業和個人影響如何?如何看待人民幣匯率的近期走勢?時代周報記者專訪了中國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與金融學教授、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

    (Q:時代周報? A:盛松成)

    受市場悲觀情緒影響

    Q:這次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為什么會“破7”?

    A:匯率市場短期內的波動受市場情緒影響比較大。

    6月底的G20峰會,中、美兩國領導人會晤的成果好于預期,當時人民幣對美元出現了小幅升值。當然,我也曾提出,仍需關注未來是否會出現反復。最近中美經貿磋商又出現了一些反復,美方擬對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關稅的消息,不免讓市場對未來感到擔憂。

    離岸人民幣從7月31日開始逐漸貶值,截至8月2日報收6.9712。8月5日離岸人民幣“破7”后,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最高時達7.1092,目前已回調至7.07、7.08左右。從5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日內走勢看,仍然是比較平穩的,主要在7.02—7.04區間內窄幅波動。

    事實上,7月31日以來,美元指數也在持續下跌,從98.57一路下行。截至8月2日,美元指數已跌至98.08。8月5日,美元指數最低一度觸及97.8733。

    無論是人民幣對美元的貶值,還是美元指數的下跌,都是短期內市場悲觀情緒的反映。在美元指數下跌的同時,黃金和日元這兩個典型的避險資產都出現了上漲。從長期看,匯率還是由基本面來決定的。

    Q:“破7”會不會讓企業和個人過多地暴露在匯率風險中?

    A:目前來看,人民幣匯率在破“7”后仍然保持窄幅波動,總體來看較為穩定,只要匯率波動不大,對居民和企業不會產生很大影響。人民幣雖然“破7”,但目前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并沒有出現暴跌式的調整,從日內交易的情況看,美元指數也暫時止跌。

    對個人而言,短期或影響出國旅游和學費,但并不急于這幾天交易,過段時間可能又回來了,不用過于心慌。

    對于許多涉及國際貿易的企業來說,有充分的工具鎖定匯率風險,進行套期保值。如果匯率大起大落,那么企業反而會去考慮利用匯率套利。匯率保持平穩還有利于企業更加專注主營業務,而不是將精力過多用在判斷或投機匯率趨勢上。

    人民幣對美元“破7”有利有弊。目前我國是世界上第一大出口國、第二大進口國,進口約占全球的10.8%,出口約占全球的12.8%,在經濟轉型期,我國對高技術產品和高端服務的進口需求較大,匯率貶值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人民幣的對外支付能力。

    離“浮動恐懼”越來越遠

    Q:這次人民幣匯率“破7”,是否說明決策者已經突破了多年來的心理障礙?

    A:此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指出,“不認為人民幣匯率的某個具體數字更重要”。中國人民銀行前任行長、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周小川5月31日在公開發言時也表示,不必過分關注所謂整數位,“7”不見得要當作是匯率的底線,中國依然堅持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匯率決定機制,不必因整數關口去改變匯率形成機制的原則。

    我想這個含義已經很清楚了。中國人民銀行這次也表示,回顧過去20年人民幣匯率的變化,會發現人民幣對美元既有過8塊多的時候,也有過7塊多和6塊多的時候,現在人民幣匯率又回到7塊錢以上。不能說是有備而來,但至少中國人民銀行是有思想準備及工具箱準備的。

    最近一兩年來,“7”這個數字變得太敏感了,突破了以后可能也就不敏感了。可以說,人民幣匯率通過了“破7”的壓力測試,仍然保持基本穩定,說明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估值越來越趨于理性。隨著我國經濟轉型升級,人民幣匯率也會離所謂的“浮動恐懼”越來越遠。

    Q:短期內,央行會否通過加大逆周期因子調控力度等方式,實現匯率回升?

    A:盡管已經“破7”,但中國人民銀行反復強調人民幣匯率完全能夠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而且強調這個“7”不是年齡,過去就回不來了,也不是堤壩,一旦被沖破大水就會一瀉千里;“7”更像水庫的水位,豐水期的時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時候又會降下來,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我同樣也認為,不會一瀉千里。

    至于是否會通過加大逆周期因子調控力度等方式,實現短期內匯率回升、平緩市場情緒?我只能說,我們工具箱里的東西是很多的,但一定要我回答會不會用?說實話,現在沒人能回答。因為要看市場,如果市場真的一瀉千里,中國人民銀行肯定會用。但如果市場很平靜,比如一開始是7.1,收盤是7.08,市場自己回來了,就不需要中國人民銀行出手了。

    我國堅持市場化匯率形成機制,已經很長時間沒進行常態化調控即實施逆周期調節因子了。是否加大逆周期因子調控力度等方式,要看市場是否出現逆周期即羊群效應。如果沒有出現需要逆周期調節的情況,我們是不會去動它的。現在就沒有出現,6.99、7.1、7.12都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突然奔到7.2、7.3,估計就會采取加大逆周期因子調控力度等方式了。?

    Q:如何看待接下來一段時間人民幣匯率的走勢?

    A:雖然人民幣對美元走貶,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保持穩定。

    8月2日,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為93.56,升值至6月份以來的新高,較7月31日的93.42不降反升。無論是參考BIS貨幣籃子,還是SDR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都穩中有升。截至8月2日,人民幣對上述兩個貨幣籃子的匯率指數分別為97.03和97.79,而7月31日,人民幣參考BIS貨幣籃子的匯率指數為96.88,人民幣參考SDR貨幣籃子的匯率指數為93.80。

    正如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答記者問中所指出的,“從宏觀層面看,當前中國經濟基本面良好,經濟結構調整取得積極成效,增長韌性較強,宏觀杠桿率保持基本穩定,財政狀況穩健,金融風險總體可控,國際收支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大體平衡,外匯儲備充足,這些都為人民幣匯率提供了根本支撐。特別是在目前美歐等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轉向寬松的背景下,中國是主要經濟體中唯一的貨幣政策保持常態的國家”。

    前面我已經提到過,從長期看,匯率還是會由基本面來決定。預計接下來一段時間,人民幣匯率會保持基本穩定。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國家統計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國經濟“成績單”。據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GDP)達到45.09萬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3%。

人民幣匯率通過了“破7”的壓力測試,仍然保持基本穩定,說明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估值越來越趨于理性。隨著我國經濟轉型升級,人民幣匯率也會離所謂的“浮動恐懼”越來越遠。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凤凰平台普通登录